同志婚紗

 

 

自從我在伊拍婚紗之後,我就固定成為伊頓的臉書粉絲,常常看他們臉書上的照片,讓我都

 

想再拍一次婚紗了!

 

 

有一天看到伊頓的臉書po出這一張圖片,我看了覺得非常感動,雖然我不是同志,可是我身

 

邊有很多同志的朋友,就算這世界上越來越開放,可是還是有很多人帶著異樣的眼光看著他

 

們!

 

 

新聞上也有很多,同志因為得不到認同,有很多辛酸血淚的故事:

 

 

 

第一個故事:

 

第一個故事,長庚醫院的護士長在急診室值班,夜深時有個七十多歲左右的老太太在掛號處嚎啕大哭,原來她的同居愛人,陷入重度昏迷,急需家屬簽訂急診手術同意書。相愛多年,若早早結了婚,又怎會有今日?不,這婚她想結也不能結,即使不問世俗儀式,結了也不算數,就只因為,她的同居伴侶也是個女的。她們有權同意交換指環,卻無權代對方簽手術同意書。那老太太不斷哀求可否由她代簽,因為伴侶已有二十多年沒與家中人聯絡,而她倆已同居四十年。結果好不容易,在半夜三點鐘,聯絡上住在台中的親戚,對方回覆,因為還沒睡醒,要起床後,再上臺北簽這個字。唉,血理論上是濃於水,但,四十年同一屋簷下的愛,難道就比水更冷?

 

 

第二個故事:

 

張大哥是個台商,他男友自小被離異的父母當皮球踢來踢去,一個人在台北打拼,生活顛沛流離,又患有遺傳性疾病。直到兩人相愛,才過上一點安樂日子。張大哥為給愛人安全感,把勤奮工作省吃儉用積存下來的財產,分一半到男友名下。後來,男友意外過世,男友的母親跟她的男友及時出現,接受了那份財產。憑什麼?憑她是她母親,她母親的男友又剛好是個公的,而不是母的。講到錢,庸俗吧,這本來可以是一宗奇情爭產案,但是,那張大哥放棄打官司,不是因為沒有勝算,而是希望在走出失去摯愛的傷痛之前,只想專心作一個哀悼死者的親人。雖然,法例上,他不是愛人的女婿,無權分配自己分給愛人的財產。

 

 

以上的新聞來源來自蘋果日報:單憑愛,簽不了手術同意書

 

 

 

我把伊頓貼的這一張照片我的朋友毛毛和琪琪,她們今年已經在一起十年了,可是一直礙於

 

法令的關係,沒有辦法成立自己的家庭,看到這一張照片,兩個人穿著浪漫的白紗,也希望

 

能夠拍屬於自己的婚紗照,彌補沒辦法結婚的遺憾。

 

 

毛毛和琪琪當初是我牽線在一起,這一次她們拍同志婚紗,我全程都陪著她們。

 

 

我找了一天陪她們一起去伊頓,剛好之前服務我的禮秘、門市也在,超久沒看到她們,我好

 

興奮,好像看到很久沒見的好朋友。

 

 

伊頓就把毛毛和琪琪當成一般的新人一樣對待,談婚紗包套內容也仔細。

 

 

挑婚紗的部分,毛毛平時對服裝沒什麼想法,琪琪是對服裝很要求的人,兩個性格很極端的

 

人一起挑婚紗,就是毛毛在旁邊不斷滑手機,琪琪一直拿婚紗給她看,沒有反應就變成我

 

事了,哈哈!

 

 

琪琪對伊頓的婚紗禮服價很好,覺得他們的婚紗款式非常多,每一種款式都有很多婚紗

 

可以挑選,在試穿禮服的時候,禮秘很手腳很俐落,動作非常快,很迅速就幫她們換好

 

禮服。

 

 

和攝影師、造型師溝通造型和拍攝,我因為工作比較忙一點,所以沒有陪著她們一起去,可

 

聽說溝通的非常順利,攝影師和造型師很快就能了解她們想要的是什麼。

 

 

正式拍婚紗照的時候,我也跟著去了,毛毛和琪琪一開始有一點害羞,因為非常多人在看著

 

她們,因為兩個人穿婚紗的確很引人注意,可是伊頓的攝影師表現的一點都不在意,很熱情

 

和細心引導她們,之後拍的婚紗照表情和動作都很自然!

 

 

我在旁邊和她們拍婚紗,妝都哭花了,因為想到她們在一起的過程真的非常辛苦,很多波折

 

和辛酸的地方很難和別人說!

 

 

前幾天陪她們一起去挑婚紗照,連我這一個局外人看了也感動,這就是圓了一個夢,最真實

 

的感覺吧!

 

 

毛毛和琪琪的婚紗照拍的很美,我非常非常想放上來和大家分享,可是她們比較低調一點,

 

要保有自己的空間,那就很可惜不能跟大家分享又美又感人的同志婚紗照了!

 

 

毛毛和琪琪拍的同志婚紗又浪漫又感人,也想圓一個婚紗夢的同志,其實我滿推薦到伊頓

 

拍同志婚紗的,一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毛毛和琪琪就覺得拍完婚紗她們的愛又更完

 

堅強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黃琳達 的頭像
黃琳達

時尚。流行。一起變美麗

黃琳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